从楚人选妻看“利益决议方位,方位决议视点”

利益决议方位,方位决议视点。

人道多欲,主意纷乱多变。那么,决议人们主意的究竟是什么呢?在我来,人们所在的方位决议了其考虑问题的视点,而其自我利益决议了他所在的方位,即:利益决议方位,方位决议视点。下面从一个小故事看一下。

《战国策·秦策一》“陈轸去楚之秦”讲到张仪诽谤陈轸,陈轸在秦王前为自己辩解。他给秦王讲了一个简略形象、风趣诙谐并且带点情色味的故事,从旁边面表明晰自己的心迹。陈轸说:楚人有两妻者,人誂(挑)其长者,詈(lì)之;誂(挑)其少者,少者许之。居无几许,有两妻者死。客谓誂(挑)者曰:“汝取长者乎?少者乎?”

曰:“取长者。”

客曰:“长者詈汝,少者和汝,汝何为取长者?”

曰:“居彼人之所,则欲其许我也。今为我妻,则欲其为我詈人也。”

这个故事很简略,并且很接地气,形象描绘了人们满含私欲的昏暗心思。粗心是说:楚国有人娶了两个妻子,有人去蛊惑他长妻,长妻破口大骂;又去蛊惑他的少妻,少妻便应许了他。不久,楚人死了。有个客人问蛊惑者说:“你是娶长妻呢?仍是娶少妻呢?”他回答说:“娶长妻。”客人问:“长妻骂过你,少妻喜爱你,你为什么要娶长妻呢?”蛊惑者说“处在他的方位,当然要她应许我;现在做了我的妻子,便要她替我骂别人了。”

“欲人之妻淫,欲己之妇贞”,这句话便是这个蛊惑者心思的明显描写。这位仁兄考虑问题的起点很具有代表性,可以说是代表了绝大多数人群的遍及心思。

长妻、少妻,人仍是那两个人,这一点没变。变的是所在的方位,曾经是别人妻子,从我的利益动身,对我最有利的,首选当然是应和我,而不是骂我一顿。现在不一样了,现在是我选妻子,只要是一个正常男性公民都期望自己的妻子勤劳为家,忠贞不二,而不是期望她不时给自己搞点带色彩的头巾。那么这时防备还来不及呢,“骂别人”毫无争议成为首选。

这里有一个东西没变,那便是利益,严厉点说是以“我的利益至上”的原则为起点的条件没有变。利益看似未变,但主客体倒置,方位发作改动,看问题的视点当然就不同了。

这就难怪齐氏说:“上天关于人类太仁厚了,生殖五谷,又生出鱼类和鸟类招供食用。”而十二岁的鲍氏之子却说出了:“蚊子蚋虫叮咬人的皮肤,山君豺狼吃食人的骨血,莫非是上天原本为蚊子蚋虫而生人、为山君豺狼而生肉的吗?”二者起点相反,思路相宜,定论当然相悖了。

(个人原创)

 

推荐阅读